|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現代都市 > 放肆[娛樂圈] > 秦唐番外11
  “你不喜歡?”唐若遙正想些奇奇怪怪的場景, 頭網

  唐若遙回神, 忙道“沒有。”

  “那你手抖什么?”女人的語氣充滿戲謔。

  唐若遙呆呆地看自己的手。

  她……抖了嗎?

  秦意濃將眼睛撐開一絲縫隙,瞥見她的神情,輕笑出聲, 她將平放的一條腿屈起來, 示意她捏另一條腿,語氣隨意道“你不喜歡就換一個。”

  秦意濃想的永遠沒有這個十九歲的小姑娘多。

  她資助了不少貧困生, 有見過她面的, 問怎么稱呼, 秦意濃一概讓人叫姐姐,眼前這位被“包養”的,本質上也是她資助的學生。

  至于將來這個稱呼會引申出更多的含義, 是秦意濃預料不到的。

  不。

  唐若遙反應迅速地道“就這個吧。”姐妹普雷就姐妹普雷吧,萬一她想出更羞恥的,自己豈不是哭都沒地方哭去。

  唐若遙張了張嘴, 低柔乖巧地喚“姐姐。”

  秦意濃心口微酥, 輕輕地嗯了聲。

  客廳氣氛安靜, 唐若遙提心吊膽地給她捏著腿, 生怕她下一秒就化身為狼, 把她按在臥榻上姐姐妹妹。她如今沒有先前畏懼這件事, 但她怕自己不能滿足秦意濃的需要,她開不了口。

  不知過了多久,秦意濃說“好了。”

  唐若遙一個激靈。

  要開始了嗎?

  秦意濃說“不用按了。”

  唐若遙方露出幾分赧意,收回了手。

  秦意濃看著她笑道“妹妹, 給我拿幾個橘子來。”

  唐若遙睜大眼。

  妹、妹妹?

  秦意濃笑吟吟道“怎么還不去?不聽姐姐話了?”

  唐若遙垂首應聲,起身給她拿橘子。

  “妹妹。”秦意濃又叫了句,兀自笑出聲。

  叫她姐姐的不少,她叫的妹妹就這一個。秦意濃咂咂嘴,她也有妹妹了,有意思。

  唐妹妹生得花容月貌,人間謫仙,秦意濃越瞧越滿意。

  唐若遙被她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自在。

  她喂秦意濃吃完橘子,提前回了房,洗漱睡覺。

  夜深人靜,一輪明月當空。

  樹木在風里舒展著它的葉子,銀白的月光從窗戶一路鋪灑到床沿。

  唐若遙忽然從睡夢中驚醒,借著月色瞧見床前長身玉立一道身影,會在深更半夜潛進她房間的,除了秦意濃還會有誰?

  唐若遙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心想你又來巡察了嗎?

  秦意濃果真坐下來,摸了摸她的眉毛,臉頰,唐若遙困死了,也習慣了她動手動腳的,便再次合上了眼睛,等她耍完流氓回去。

  誰知秦意濃指尖一路下滑,落到她唇上,拇指溫柔地撫著,發麻發癢,唐若遙忍不住睜眼。

  眼前一暗,壓在唇瓣的指腹移開,取而代之的是另一抹溫熱柔軟,秦意濃的唇覆了上來,連帶著她無處不在的冷香,強勢地俘獲了她的呼吸。

  唐若遙猝然睜大了雙眼。

  她全身緊繃,從頭發絲僵硬到腳后跟。

  她她她……

  唐若遙在她的親吻里慢慢軟化下來,她不懂怎么回應,只是被動地接受。

  秦意濃突然伏到她耳畔,低低道“叫姐姐。”

  唐若遙咬緊了下唇。

  不要。

  秦意濃挾住她,命令道“叫姐姐。”

  不要。

  秦意濃越發造次,唐若遙漸漸抵擋不住,迷離幾分,帶著哭腔道“姐姐……”

  主臥里的臺燈開著,投在床前拉出一道長長的人影。秦意濃雙手抱臂,看著躺在床上,眉頭緊皺,似愉悅似痛苦,咬著下唇,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江西快三计划精准网址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熊猫四川麻将血战到 极速赛车小游戏 篮球世界杯赛程 全民捕鱼怎么玩的 大地棋牌官网安卓版下载 广东快乐10分乐彩时彩 私募基金单一资产 贵阳闲来麻将 今日河南快三开奖结果直播 贵州十一选五前三走 大唐游戏中心 福建快三技巧数学公式 好运四开奖结果 nba总冠军最多的 李逵劈鱼赢钱平台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