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奪取世界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殺神故事 一
  雙手緊握著噬,奧古斯都陷入到久遠的回憶中。

  殺神之名聞名三界,哪怕已經在時間消逝的千萬載后的今日,談及殺神奧古斯都,仍然有無數的人記得這個曾經穿行三界,唯我獨尊的當年霸主。在他之前,世上沒有哪個人類能夠肆無忌憚行走天人妖三界之間,更沒有哪個人類能夠在天妖二界大殺四方,又毫發無傷而歸。

  此前沒有一人如此神通廣大,此后也有無數人效法殺神的所為,然而這些人中要么客死異鄉,要么無法抗爭鎩羽而歸。能夠做到橫行三界,令整個下界聞風喪膽的,古往今來,唯奧古斯都一人。

  可是這位如此名聲大噪,令世人聞風喪膽的絕代殺神,在成名之前,卻遠遠沒有這般風光無限。

  奧古斯都出生在一個十分普通又平窮的家庭。母親是賣繡品的,父親是一個鐵匠,靠販賣農炊器具為生,兩位皆是毫無修為的普通人。奧古斯都出生的時候,母親難產。他們居住的小村落沒有像樣的醫生,父親為保母子平安,想要到縣城求一名醫師回來。適逢天降大雨,瓢潑的大雨引發了山體滑坡,父親被奔騰的泥石淹沒,再也沒有回來。

  母親最后還是幸運地成功生下了孩子,為其取名為奧古斯都。這個名字在他們國家的語言中,寓意為災難。

  村里的孩子排擠他,說他克死了父親,小小的災難在貧窮與卑微中孤獨地成長。父親去世,母親為了維持家用,不分晝夜趕制繡品,可是這并未讓這個日漸凋零的家有任何春暖花開的轉變,反而使母子之間漸漸沒有了任何交流。每一日,災難站在堆滿碎木塊的煤爐旁,看著母親在那家中唯一一張破舊的木桌旁趕制繡品,從早到晚,甚至不會看上這個孩子一眼。

  母親看上去似乎偶爾會忘記家中還有個兒子,因為她沉默寡言,甚少出門,在家中,幾乎從不與兒子說話。但是災難知道,她沒有。她會準備好一日三餐,會在小孩睡著后為他蓋上單薄的被子。盡管家中生計艱難,可是每個星期,總會想方設法弄到些許碎肉,或者一條小魚,做成湯水給他喝,而自己從未分去哪怕一小口。她不過是被重擔壓垮了肩膀,摧磨她的是生活。她雖為他取名災難,卻從未將他看作是災難,因為‘奧古斯都’本身還有第二個意思希望。

  災難不在乎其他孩子的攻擊,不在乎夜以繼日的貧窮和寂寞,可他卻不想讓母親受苦。他想帶給母親幸福,讓她過上好日子,讓她的眉目間的愁云,能夠像晨霧一樣消散。

  年幼的奧古斯都尚未有修為,但是從小與村里的孩子們打架——都是一大群攻擊他一個——使他練就了敏捷的身手。這一日一大早,他吃過早飯,對著已經進入工作的母親無聲地道別,爾后拿著早已準備好的破舊包裹出了門。

  一路小跑著出了村子,半路上偷偷爬上了一輛運送商貨的馬車。災難蜷縮在車板的角落里,隨著商車進入了縣城。到了城中,他并未急著下車,而是繼續藏在里面,直到商車抵達了商會,運送的伙計拆卸貨物,他便鉆入一個麻袋里,被夾帶著抬入了倉庫。

  夜幕降臨,災難從成山的貨品中爬了出來,打開他的包裹。里面的東西很簡單,一把有著豁口的匕首,還有一根包著油草的木炭。用包著油草的那端在地面摩擦了兩下,隨著幾道火星迸濺,微弱的火光照亮了漆黑的倉庫。一手舉著木炭,災難在倉庫中尋找著。

  這家商會是城中最大的一家,器具稻米古玩字畫應有盡有。村里的孩子,哪里懂得那些器物的價值,見到其中一個大箱子裝著幾條曬干的大魚,便把包裹扯開捆了兩條背在身上。這魚長得奇大,哪怕是曬干了,從頭到尾比小孩子的個頭都要大上一截。

  兩條魚的重量壓的災難重重吐了口氣,來回走了兩圈,他還是不得已放棄了一半。背著其中一條大些的,通過倉庫通風用的窄窗攀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江西快三计划精准网址 美女捕鱼湿透 2012年欧洲杯即时比分 浙江快乐12 哪里有赚钱的地方 四川金7乐 饭店物语设施赚钱排名 黑龙江十一选五 连锁业真的赚钱吗 安徽25选5 蛙出门会赚钱吗 2012中甲比分直播 德州麻将单机 北单比分直播投注 淘宝 京东怎么赚钱 7m体育比分直播 雅尚彩票苹果